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
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-当认识多年的朋友见面能更多聊未来而不是过去 | 本周过去了

2021-09-07 出处:通化汽车网 人气:821 评论(332

昨晚我做了一个特别有神话色彩的梦,我是主要角色,有很多打斗场面,虽然感情线比较复杂,我全忘了,但我不会忘记自己肩负的使命是常人不可相比的:拯救城市。以至于整个白天,我都沉浸在我是“天选之子”的兴奋之中。

能够在出差之后做一个原创好梦,有利于恢复精神,哪怕我前一天只是短暂地去了一趟上海。

去上海往往是参加时装品牌的活动,以至于每次我在从北京飞往上海的航班上,经常遇到几个熟悉的面孔,通常是时尚媒体或是自媒体、博主。一直以来,我们相安无事,也不怎么打招呼。谁能想到就在这一次,我排队登机的时候,有位博主插队、得意洋洋地排到我跟前。

为什么上飞机还要争先恐后?是怕抢不到位置、要买站票去上海?飞机卖站票吗?是担心上去晚了、没有地方放手提行李?问题是,她并没有拿行李。

希望她有一天碰到国航牛大姐。

相比之下,我只敢在所有社交网络或是私下发泄自己的不满。当天晚上,那场时装秀结束之后,我和新世相的张伟提到了这件事,他说:很好,很有意思,保持愤怒很重要,不要让这种愤怒消失。

我很高兴,他不像别人一样鄙视我的愤怒。过去几年,有很多人告诉我,你应该学会管理自己的情绪,做一个不喜形于色的人,这会让你更加成熟,伴随着成熟而来的,将是事业上的成功。

遗憾的是,如果这是一种普世的理论,那就很遗憾了——我还没有获取这样的能力。

好消息是,任何人跟我这种喜形于色的人相处起来,都会觉得简单直接。你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是个成人,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就是个成人;你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是个小孩,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就当一个小孩;你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是朋友,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就当好一个朋友;你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是个不负责任的人,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就当个不负责任的人;你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是个平等的合作伙伴,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就会当好这个合作伙伴;你说你喜欢我,我也会回馈你的喜欢;你说你讨厌我,我也讨厌回去;你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是个好人,我就会做好人;你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是个坏人,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也不会为了证明我实际是个好人、而努力当个好人给你看。感情是双向的,我们投入的感情,互相都能感受得到。

知名企业家张伟老师并不是来上海参加时装活动的。他的公司业绩惊人,我们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。我记得,上一次见面,他来和我询问一起事故的原因。

那到底是什么事故呢?但愿我还说得清楚、同时不让当事人尴尬。当时,他公司的实习生制作内容时,疑似抄袭了我们公司的形式,我一气之下,把他的老板,也就是张老师拖黑了。他打电话给我,我们约好当面解决这个问题。

我很生气,作为内容行业的从业者,任何形式的雷同都会让我们敏感。按照他如今的说法,“保持愤怒很重要,不要让这种愤怒消失”。我倒觉得,那个时候,我的确情绪失控、处理不当,显得自己没有成为企业家的资质。

我们在北京是不可能见到的,幸运的是各自出差到上海,抽空更新了各自的状况。实际上,我们在上海的谈话内容涉及未来的各项业务,虽然每个人手里事情不是一个规模,但是能够互相分享成长和教训,是很珍贵的,一个学习型的社会关系,而不是官僚和制度化的谈话。

“认识多年的朋友见面能更多聊未来而不是过去,值得开心。”后来他说。

北京让人密不透风,只有置身事外的上海可以弥补。

我“熟悉的”静安区

不过,你不要以为我有多喜欢出差。主要原因是我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坐飞机。

航行让我不安。不安来自三个方面:

1、你肯定也听说了,飞机上的“每一个角落”都隐藏着细菌,尤其是小桌板。你也知道,我现在正在戴隐形牙套,每次吃饭前都要摘下来——在飞机上就坚决不摘、不吃航食,好规避一切用手接触嘴巴的机会。(说回这个牙套,本周我换了一副新的牙套,牙科医生在我的牙齿上粘了一些“附件”,每次戴上,都疼得我哇哇大叫。我建议各位,不要相信隐适美“不痛苦”的传言。这个世界上,任何变美的外在手段,都是痛苦的。)

2、我每次去飞机上的洗手间,也很紧张。并不是我有密闭恐惧症,而是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站在洗手间里,想象每次按冲洗按钮的时候,都会响起一阵巨大的气流声,那气流急促、巨大,仿佛把半个机舱的空气都排走了。那景象总让我担心,万一自己的工具被天空没收……

3、自从今年春天到成都出差的飞机上遇到过强烈气流,每次坐飞机都心情忐忑。那一次可真是让我印象深刻,飞机剧烈抖动了十五分钟——或者更长——我坐在窗边,又看到夜间的云层里有飞机的灯光在剧烈闪烁,我是靠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才度过了那段令人恐惧的时间。

后来我就信佛了。

其实,我在上海一切都好。时装秀是 BOSS 2020 早秋系列(感谢邀请和招待),为了准备出席,我为自己添置了一套新的西装,唯一的遗憾是,因为时间仓促,我没有买到适合的方巾,也没有买到合适的领带。

我前公司的时装编辑劝我不要再去商场购买,他可以帮我和同事借到,“不要乱花钱”,他提醒我,就像我家里的兄弟。(虽然最后没有借到。)我现在的同事,也是时装编辑,则立刻帮我跟上海当地卖西装的朋友问来了一条领带,为我闪送到酒店前台。

这个爱面子的行业,要让自己变得体面一些,还*********的麻烦啊。不过,因为得到了各种各样的帮助,我感到自己被全世界爱护,竟然有些沾沾自喜。(那个“天选之子”的梦或许就是这么来的。)以至于秀后,我决定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。

机会出现在离开 after party、乘车回酒店的时刻。我正在路旁等车回酒店,碰巧看到日本版 GQ 主编铃木正文在马路边焦急地走来走去,眼看他是找不到回酒店的车子。我听说,他要赶回酒店“工作”,就请他上了我那辆车。这位时尚圈眼中的老顽童,当天晚上穿着西装和短裤,个人风格的辨识度很高,是秀场下最显眼的人之一,在车上,他则分享了自己二十年前到北京、上海甚至苏州出差的故事。

但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上海(法租界)的树真好看啊。”

本周,我认识了一种新的植物。

起初我只是在@荒野气象台的微博上看到了一家名叫 Dimora delle Balze 的酒店。酒店位于西西里,从那不择手段的马赛克地砖到房间里的仙人掌装饰身上,我早就看出来了,这是地中海某处、我梦寐以求的豪宅。

我分析,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个房间过目不忘?有百分之八十的原因是那棵绿色分叉植物。那是什么植物?我希望,它是一种易得、易打理的植物,好摆放到我们位于三里屯的办公室中。

我忘了说了,我们的新办公室,从东直门搬到了三里屯。

对于一个小小的创业团队来说,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:从 798 的第一个办公室,一直迁移到慈云寺,再到东直门,最终来到了地球中心三里屯太古里。我决定,这间新的办公室必须拥有一棵特别的植物,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因为一棵植物而记住它,而不是“798”、“东直门”或是“三里屯”之类的地名——让人一想起来,就想到晚高峰的路况,而不是别的什么好印象。

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 QT,她是我们公认的植物专家。(实际上她是一切事情的专家、我国唯一可以当成************使用的艺术家。)

她告诉我:这叫“光棍树”。

……于是我就放弃了把这种悲苦的植物放到办公室的念头。

是为周记。☁️

前几篇周记在这里:

如果扔掉手机就能扔掉所有的破事儿

上海 三里屯 东直门 飞机 植物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相关文章

友情链接:

©2019-2020 通化汽车网 http://www.xjypcg.com.cn 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地图

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第一章,朋友,飞机,当我,那我